林万成讲古语言艺术初探 ——以“大型历史人物系列讲古《廉政两帝师》”为例
摘 要:闽南话称“故事”为“古”,将讲故事、说书称为“讲古”。林万成系央广播音指 导、2012年度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获得者。他的讲古作品深受两岸闽南方言区听众的喜爱,而其成功关键,全在于播讲者对语言的驾驭。本文以林万成退休前的讲古压轴之作——“大型历史人物...
关键词:林万成;讲古;廉政两帝师;闽南话
作 者:谢良建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论文查重]
正 文:

 
闽南话称“故事”为“古”,将讲故事、说书称为“讲古”。林万成系央广播音指导、2012年度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获得者。林万成的讲古作品深受两岸闽南方言区听众的喜爱,而其成功关键,全在于播讲者对语言的驾驭。“大型历史人物系列讲古《廉政两帝师》”作为林万成退休前的讲古压轴之作,集大成地展现了其在20多年广播讲古生涯中,逐步形成的别具魅力的语言风格。本文试以该作品为例,梳理总结林万成在闽南话语汇和表达方式等方面的“独家秘技”,以期一探其讲古广俘人心的魔力所在。
一、炉火纯青的熟语运用
熟语是我国语言词汇中一种定型化的短语和句子,包括成语、谚语、惯用语和歇后语。
《廉政两帝师》讲述的是清朝乾隆和嘉庆皇帝的老师——漳浦人蔡世远、蔡新为官清廉、尽忠职守的故事,要向普罗大众呈现这一“文不甚深,言不甚俗” 的作品,讲古者需要将原著的书面语言转换成听众熟悉、易懂、欢迎的口头语言,尤其是熟语。熟语在《廉政两帝师》中出现的比例极高,仅以第三十一回为例,蔡新平定缅乱,乾隆赐其紫禁城骑马,三天后,蔡新弃马改轿,并在早朝向乾隆解释:
臣骑着雄俊的高头大马,好比身处二楼“坐悬看低”(居高临下),常引得路人驻足观看,看似颇为风光。但臣想,都说“痟贪軁鸡笼”(因小失大),更所谓“高处不胜寒”,臣这样做,容易引起他人妒忌,“铳拍出头鸟”(枪打出头鸟),“毋惊虎生三粒嘴,只惊人怀两项心”(人心叵测),这无形中给自己树了敌。“歹人厚话,歹米厚稗”(人言可畏),这是臣所不愿看到的,也是皇上所不愿看到的。
在这一121字的段落中,林万成使用了6条、合计41字熟语,约占该段落的1/3。如此高频率运用熟语的段落在作品中还有多处,其他散见的熟语运用更是不胜枚举。
二、丰富多彩的修辞手法
林万成讲古善于运用各种修辞手法,将故事讲得形象生动,以下列举其最常用的比喻、夸张、设问来讨论。
(一)比喻
比喻是《廉政两帝师》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修辞手法,它以具体说明抽象,充分表达不易形容的意象,使复杂的事物、道理变得简洁明了,而且鲜明生动、耐人寻味。
林万成最常使用以“若”、“亲像”(好比)等为喻词的直喻,如形容心花怒放——“心肝若磅米芳”(心里像爆米花),形象贴切,让人印象深刻。
隐喻则是以“是”作为喻词,将本体和喻体进行隐藏的比较。三岁的蔡世远临睡前,总央求母亲读《千字诗》和《三字经》给他听,一日不听便无法入眠,“看来《千字诗》、《三字经》是蔡世远的安眠药”——林万成以“安眠药”暗喻《千字诗》和《三字经》,一语点明蔡世远从小求知如渴、与众不同。
(二)夸张
林万成善于使用夸张的修辞法来描述人、事、物,例如形容某物微乎其微,必定言其“鼻屎大”,七品芝麻官是“鼻屎大的官”、小肚鸡肠是“胸怀鼻屎大”。
夸张有时也用来渲染人物的情感,喜不自胜常被夸张成“欢喜甲嘴仔会歪”(乐得嘴都歪了)或“欢喜甲毋知今仔拜几”(高兴得连今天周几都忘了)。
上述夸张手法的运用,虽然言过其实,却因“耸人听闻”而使原本平淡无奇的事物变得新奇而扣人心弦,感染力更强,形象更鲜明。
(三)设问
设问,是为了强调某部分内容而明知故问。在作品中,林万成有时代替听众提出疑问,发问后随即抛出答案。例如:
蔡世远这日佇册房咧泡茶,门跤口杂差仔工来“报告”:“有一个学生叫雷鋐欲来揣你。”雷鋐是啥人?宁化人,雍正十一年的进士,官做到都察左副都御史。(一日,蔡世远正在书房中泡茶,门外杂役进来禀告:学子雷鋐求见。雷鋐是何许人也?宁化人,雍正十一年进士,官至都察左副都御史)[①]
也有些设问是代替作品中人物发出疑问,只问不答。例如第三十七回,蔡新休致返乡,常坐一顶破轿出门,乡中顽童见轿经过,便爬到路旁树上往轿顶撒尿,
蔡新攑头一看,天着好好啊,日头赤炎炎,哪有落雨呢?(蔡新抬头一看,晴天白日,哪来的雨呢?)
设问的巧妙运用,可以制造悬念,紧抓听众注意力,不断启发其思考;同时,突出某些内容,使作品起波澜、有变化。
除了比喻、夸张、设问以外,林万成在讲古中还善于使用对偶、排比、重复等各种修辞手法来使故事更生动、引人入胜,由于篇幅关系,对其他修辞手法本文不再一一举例阐述。
三、智慧闪现的惯用套语
套语是讲古者在讲述故事时,习惯使用的具有固定结构的语词或短句。林万成惯常采用的套语,有些属于叙述方式的程式,有些属于内容上呈现叙事情境的短句,前者如“话头这时爱讲……”(话说……)、“闲仔话莫讲”(闲话少叙)等,与普通话说书套语几无二致,在此略过,着重解析后者。
在内容上有助于呈现叙事情境的套语很多,大部分引用昔时贤文或闽南话熟语,来增强意象的传达。例如:劝人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用“水停百日会生虫,人闲百日会破病”;遇有不速之客,常用“红关公,白目眉,无人请自己来”。林万成引做套语的昔时贤文和闽南话熟语,一方面因对仗押韵、通俗简练而深受听众的喜爱,成为“林氏”讲古的重要语言特色;另一方面又因为包含众多哲理智慧,有助于听众的理解和想象,从而增添了作品的艺术价值。
四、张弛有致的语言节奏
林万成的讲古作品,语言节奏张弛有致,这不仅得益于他在表现不同情节内容时,格外注重语速、语流和语气的综合运用,还由于他在播讲时有机运用了贯口、韵文、闽南四句等技巧。
(一)贯口
贯口是评书中“说”功的一种,播讲者将篇幅较长的一段词流畅清晰地一气说出,以达到渲染情节、产生笑料等作用。《廉政两帝师》第十回,林万成用了一段贯口为地痞恶霸林阿狗“开脸”[②]:
有的听众朋友若咧问讲:林阿狗生做什么款?你着注意听:目珠若鸟鼠,鼻仔是鹰鼻,喙唇厚厚,嘴齿阁地包天,恁兜烘炉若欠葵扇,直透借伊两扇耳。伊的嘴䩉皮若像予蟾蜍放尿,粗甲会做锉仔,若是食料理什么“沙西米”,欠姜汁直透借伊皮来锉。伊的头壳粒仔若天顶的星,若癞哥一四界粘黐黐,伊阁时不时出手去控疕,真是:扒也痒、控也痒,粗皮毋死欲按怎样,赶快叫医生做和尚。(听众朋友若要问:林阿狗长得啥模样?您得注意听:贼眉鼠眼鹰钩鼻,唇厚牙齿地包天,谁家煽火缺葵扇,直接向他借双耳。脸颊蟾蜍来撒尿,粗糙堪比铁锉刀,要吃料理“沙西米”,姜在双颊可锉汁。脑壳仿似满天星,遍布癞痢粘糊糊,他常用手把痂抠,真是:挠也痒、抠也痒,奇痒欲死奈如何,直教医生做和尚)
这一原本可能一闪而过的人物白描,因了一段爱憎分明、极尽渲染夸张之能事的贯口,激扬出形象生动的语言趣味,让听众在忍俊不禁的同时也记住了这个丑陋不堪的反面人物。
(二)韵文
韵文是讲究格律、押韵的文体,要求使用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作句子的结尾,使播讲产生铿锵和谐的音韵美感。骈散结合的韵文是林万成在《廉政两帝师》中频繁使用的语言技巧,以下仅以第六回“一见钟情穿灯脚”为例试以阐释。
蔡新与何府大小姐在花园相遇,何小姐走时掉下了一方手帕。
蔡新上前行倚来抾起<khí>,前从后从想欲交还伊<i>,这梦中的人无去一目囁<nih>,此情此景毋通暗暝见<kìⁿ>。我哪通佇花园鼻香味<bī>,来去找因老爸较四序<sī>[③]。(蔡新走近拾起,追了上去想交还,但何小姐已不知去处,估计只能梦中再见伊人。他心想:我可不能在花园傻等,得赶紧去找何父)
林万成正是善于在原本以“散叙平说”为主的讲古中,将这些韵文适时地穿插其间,从而避免平铺直叙,使讲古作品的语言节奏高低起伏、散韵交织、色彩斑斓、错落有致。
(三)闽南四句
闽南四句是闽台民间早年盛行的一种口头文学,格式多为七言或八言四句。林万成在闽南话古音、转韵、诗词格律方面有较深研究,编撰闽南四句游刃有余,且常能在其中嵌入典故,使这些闽南四句意涵深刻。
闽南四句在《廉政两帝师》中有多种用途,有时出现在章节起首,恰如评书中的“定场诗”,如第二十九回开头,
各位,人讲“万善孝为首”,家庭圆满就自由,世间无可蹛永久,若做过失着爱收。……(各位听众,都说“百善孝为先”,家庭圆满就自由,世间无法永久待,若犯过错就得改。……)
一则闽南四句开门见山地告诉听众:本回将讲述蔡新孝敬母亲的故事。
另外,《廉政两帝师》中有大量的书信、公文内容及人物对话,如果按原作“照本宣科”难免沉闷乏味,此时,林万成便会用闽南四句加以“破解”。例如第十五回,台湾朱一贵率众起义,蔡世远去信蓝鼎元,要他入台辅助蓝廷珍收复台湾,平定叛乱。信里写道:
现时朝廷咧准备,早日派人台湾去,安心经营好办理,百姓才会出头天。(如今朝廷正准备,望你早日赴台湾,用心经营细管理,百姓方有太平日。)
上述这些在起承转合、刻画事物、描写场面等处加入的闽南四句,可谓言简意深、恰到好处,透过这些闽南四句,我们足可以看出林万成驾驭语言文学的能力之高。
五、借今说古的时代色彩
历史向前发展,语言也应与时俱进。在讲古作品中,林万成往往会择取现代词汇,将古书新说、新解,既使其别具一番韵味,更着重在通俗易懂,使作品语言贴近当下,贴近听众生活。
    第十一回,在解释“义田”一词时,林万成说道:
“义田”也是税人、贌人,毋过所有的钱拢是咧救散赤家庭、教育,抑是孤寡生活无下落的,就是这当时讲的“最低收入保障线”。(“义田”也是租予人耕种,不过所得都用于扶持教育,救济贫困家庭或孤寡、生活无着者,相当于如今的“最低收入保障线”。)
用听众耳熟能详的“最低收入保障线”这一当代词汇加以解释,古代“义田”的作用顷刻明了易懂。
除了将当代词汇嵌入古代故事,林万成“借今说古”的另一种形式是在闽南话播讲中“点缀”普通话甚至外语,使作品更为风趣幽默。例如第五回,蔡新在何府花园巧遇何小姐,
伊赶紧行倚去,笑仔笑讲:“何小姐,你早!”(他赶紧走上前,笑着说“何小姐,你早!”)
林万成之所在此使用普通话的问候语,意在刻画一个饱读诗书却又拘谨羞涩的书生形象。
    这些出其不意的“古书新说”,常常成为林万成讲古作品的生花妙笔,使其语言变得生动活泼,令人过耳不忘。
 
讲古是闽台两岸优秀的口头文学形式之一,深受听众的喜爱,但对讲古的研究却非常寥落。目前导致讲古低迷的原因很多,其中学术界对其关注不够是原因之一。笔者写作本文的初衷,一是因为林万成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退休后,电台讲古遭遇“断档”,亟需对林万成多年的讲古艺术探索进行理论梳理和系统总结,以供后来者学习借鉴;二是因为闽南话广播异于普通话广播的方言特性,使其对主持人“口语化”的表达能力有更高要求,学习林万成的语言表达艺术,无疑有助于闽南话主持人更好地驾驭闽南方言,制作出地道“对味”的闽南话广播节目。


[①] 加着重号文字即为设问部分。
[②] 评书作品中主要人物第一次出现时,说书人对其面貌肤色、身材体形、穿着打扮等的集中介绍。
[③] 本段例文使用了闽南话韵母i和相近韵母iⁿ。

杂志封面

学术不端

本刊推荐

全媒体时代新闻类播音主持魅力提升探究

随着全媒体时代的到来,媒体传播形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作为新闻类播音主持,必须要适应时代发展潮流,根...[详情]

播音主持言语交际与情感表达对策研究

近年来我国经济取得了稳定较快发展,我国的文化产业也变得越来越重要,随着播音主持节目层出不穷,而对播音...[详情]

网络媒体冲击下电台播音主持风格转变趋

当前我国网络媒体的发展势头迅猛,电台播音主持风格的转变,是为了迎合这一发展的必然要求。随着网络时代的...[详情]

版权信息

主管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主办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出版 《传播力研究》编辑部

主编 李涛

主任 李航

编辑 赵彩云 杨奥赢

联系方式

地址 哈尔滨道里区地段街1号(150010)

电话 0451-58863788

手机 13704505745

邮箱 [email protected]

本刊声明

因近期不断有人冒用本刊名义,向学界和业界广泛征稿,并索取所谓版面费,对本刊造成损害。现本刊声明如下:

一、 本刊投稿信箱为:[email protected],任何别的信箱与本刊无关;

二、 本刊从未授权任何单位代为受理此事。因此,作者与外间各种所谓代理发表论文的机构签约以及由此产生的矛盾、纠纷,都与本刊无关。

另外,因本刊编辑部人力所限,对于稿件的处理方式也声明如下:

一、本刊对来稿一律不退,不发用稿通知。如所投稿件两个月内未被录用,作者可将稿件另投他处。有时因版面所限,编辑会在尊重原文的基础上,对录用稿件略作删改。如有异议,请在来稿中说明。

二、本刊坚决反对一稿多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