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寅初与高校的思想改造运动
摘 要:新中国成立后,为实现高等教育改革目标,马寅初首倡在高校进行思想改造,马寅初在北京大学进行的思想改造典型个案被广泛推广。这次思想改造运动虽然存在过激、急于求成等偏差,伤害了一部分知识分子的感情,但为1952年全国等学校院系调整和教育改革打下了坚持的思想基础...
关键词:马寅初;高校;思想改造;教育改革
作 者: 尹上文 石攀峰 [ 成都师范学院][论文查重]
正 文:
 
1951年秋到1952年秋,党在知识分子中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思想改造运动。思想改造,即团结、教育改造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这次运动的主要内容是,领导知识分子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时事政治,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进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自觉清除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思想影响,批判资产阶级思想,划清资产阶级的思想界限,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确立工人阶级在政治上、思想上处于领导地位的观念,进一步站到人民的立场,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来。思想改造运动大致以1952年春为界,经过学习批评和组织清理前后两个阶段。
一、马寅初首倡在高校进行思想改造
在高校对知识分子开展政治学习和思想改造可以追溯到毛泽东的两次讲话。第一次讲话是在1950年6月23日全国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毛泽东在闭幕词《做一个完全的革命派》中指出:“要在知识界开展我改造的教育运动,利用暑假和寒假举办教师讲习会,学习时事政治和马列主义,联系自己的思想实际和教育工作的实际,在人民内部开展以批评和自我批评方法进行的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1]p123第二次讲话是在中共七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在大会上明确指出了党和政府的一项任务:“有步骤地谨慎地进行旧有学校教育事业和旧有社会文化事业的改革工作,争取一切爱国的指示分子为人民服务”。对知识分子要办各种训练班,办军政大学、革命大学,要使用它们,同时对它们进行改造。要让他们学社会发展史、历史唯物论等几门课程。就是那些唯心论者,我们也有办法使他们不反对我们。他们讲上帝造人,我们讲从猿到人。有些知识分子老了,七十几岁了,只要他们拥护党和人民政府,就把他们养起来。”[2](p258-259)毛泽东的讲话使思想改造运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从而进一步推动了思想改造运动的迅速付诸实践。
马寅初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后,针对新中国成立后师生员工的实际情况,他一再强调办教育要学习新思想,坚定为人民服务的立场。1951年,刚刚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马寅初为贯彻毛泽东的讲话精神,推动高等教育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首先在北京大学教师中发起了一场具有重要意义的思想改造运动。1951年暑假,在马寅初的领导下,北京大学率先成立“暑期学习会”,以听报告、读文件的方式,同时结合职工自身思想和北京大学实际情况,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针对部分教职员工对进行思想学习存在疑惑,马寅初深刻分析进行思想学习和改造的原因。他说:“这次学习是为诸位的好处,也是为学校的好处,中国的好处。政府交给我们北京大学的任务,是做全国的模范,要建设新中国,北大要在大学中起模范作用,搞不好,对不起国家。北大是首都的大学,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我想:北大的革命传统要保持下去,学生是进步,教员跟着也要进步。你们怎么样?将来人一多,逼上梁山,你就非进步不可;所以,我们要学习,使主观思想与客观条件相一致。不要时代进步了,你的思想停止着;不要老保住你眼前的利益,维持你现在的利益,不向前进,是要落后的。坚持落后,就会变成反动,所以要学习,时代向前跑,你要跟着前进。”[3](p258-260)马寅初说:“北大的工作,慢慢地与以前不同了。以前我们为资产阶级服务,此后要为人民服务,尤其要为工农开门。教工农子弟与教资产阶级的子弟,性质不甚相同。我们要晓得工农的情绪、思想、作风习惯,而后方可教得好,否则收效不宏。我们不能再以资产阶级一套原封不动地传给他们。教育者必自己先受教育。”[4] (p494)这反映了马寅初对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改造的初衷是要知识分子与时俱进,通过思想改造逐步改变原有的思想、知识、作风习惯,而不是通过强制或政治运动的方法达到改造目的。在暑假开展的思想改造学习,马寅初认为:“成效甚好,开学后工作效率提高不少,所得收益是出乎意料之外,思想未改者开始转变,已改者提高了一步。”[5]
二、马寅初创造了思想改造典型事例
以周炳琳教授为代表的一部分北大老师最初很难接受思想改造,拒绝作自我批评和检查。如1952年2月24日周炳琳的第一次检查使群众很不满意,群众要求周炳琳就新中国成立后发表的一些不好的言论等问题进行第二次检查。周炳琳随后在法学院师生大会上作第二次检查。但他的第二次检查仍然不能群众满意,并表示强烈不满。周炳琳对此向马寅初表示,我不会再做第三次检查,“愿承担一切后果”。 [6] (p534) 1952年3月9日,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和法学院钱端升院长到周炳琳家中看望。周炳琳对检讨“仍抱抵触情绪。”[6] (p535)马寅初在周炳琳家中的以跃跃欲试跳过台阶形象动作,对周炳琳说:“只要下决心改造,就如同这一跳,就改造过来了。”[4] (p504)1952年3月16日,北大分学委会开会研究全校教师思想改造学习问题。会议决定召开全校典型报告会,以引导运动深入发展。3月18日,教师思想改造学习全校典型报告大会在民主广场举行,傅鹰教授、张守仪副教授和两名学生在大会上做了典型报告。[6] (p534)为进一步推动北京大学的思想改造运动,促使部分教师积极参与自我批评和检查,1952年3月19日,马寅初主持北京大学全校师生员工大会,指出:“北大有391位教师,这391位教师的思想似应追上学生,因为他们的责任是培养青年干部,至少要与学生一致,决不能落在学生的后面。……国家在四五年内要15万名高级技术干部与管理干部,50万名初级干部。我们教师的责任何等重大。最后批评所谓超政治、超阶级都是不对的。提倡超政治、超阶级、纯学术、纯科学,正是要被剥削的人不问政治,不去与资产阶级斗争。我们都认识到思想改造的伟大意义,体验到共产党与人民政府对我们的前途是关怀的。”[6](p226)
通过开展典型个案示范,树立榜样的活动,周炳琳在思想上有了积极转变,并同意做第三次检查。但周炳琳的第三次检讨仍未获得与会师生满意,在会场现场就收到了与会者的540多条意见。4月14日,主持北大分学委会,研究帮助周炳琳教授做思想总结及检查。钱瑞升汇报:法学院同人结合周氏思想,成立四个研究小组,准备于下次会上发言,对他进行帮助。4月16日,主持座谈会,对周炳琳教授进行帮助,汤用彤、钱瑞升、张景钺等12为教授出席。周认为,这样的座谈会对自己确有帮助。次日,周炳琳找马寅初、汤用彤二位校长及分学委会金克木教授,表示愿意与群众一起清算自己反动思想,并请马校长转达给教师、同学,希望大家多来帮助。4月18日,主持北大分学委会,研究召开全校大会让周炳琳教授作总结及检查事宜。表态:“周炳琳不贪污,是个好人,像周炳琳这样的同志,改造过来可以为国家建设服务。”[6] (p537)4月20日,毛泽东主席在一份给彭真的批示中写道:“送来关于学校思想检讨的文件都看了。看来除了张东荪那样个别的人及严重的敌特分子以外,像周炳琳那样的人还是帮助他们过关为宜,时间可以放宽些。北京大学最近对周炳琳的做法很好,望推广至各校,这是有关争取许多反动的或中间派的教授们的必要的做法。”[7] (p422)为推动教师的思想改造,北京大学做了许多工作。以多种形式进行实现思想改造教育的目的。如1952年4月,在校内上演了西蒙诺夫的四幕六场话剧《异邦暗影》[9],获得良好的效果。在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中,北京大学涌现出的一些典型个案,被推为思想改造的成功事例,并加以推广。在1952年夏,周炳琳通过了全校师生大会上作的检查。之后,《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林淡秋同志专程到周炳琳家中索取他的《我的检讨》稿,将题目改为《人民民主政权给了中国人民伟大的创造力以发挥的机会》,刊登在1952年10月9日的《人民日报》第三版上。为期一年的思想改造运动,收获确实很大,当时不少知名学者都在运动中纷纷检讨,其中在马寅初的主持和帮助下,北京大学的朱光潜《最近学习中的几点检讨》、游国恩的《我在解放前走的怎样一条道路》、金岳霖的《分析我解放以前的思想》等的检讨文章都被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这场由马寅初去首倡的思想改造运动,是1949年后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思想领域内批评与自我批评运动。“全国高等学校有91%的教职员和80%的大学生参加了学习,还有中等学校75%的教职员和一部分初等学校的教职员也参加了学习这次思想改造运动。”[1] (p129)通过思想改造运动,进一步消除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主义在一些知识分子头脑中根深蒂固的思想影响,使知识分子对社会主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激发他们内心深处的爱国情怀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推动他们积极投身于高等教育事业的改革,从而推动社会主义教育事业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但是,这次运动也出现了一些偏差,由最开始在学校内部自发的和风细雨式思想改造方式转为教育部统一组织安排的思想政治运动,在思想改造过程中要求过急、过高,采取简单粗暴、急于求成,伤害了一部分知识分子的感情。这种结果和影响自然违背了马寅初倡导思想改造运动的初衷。但为1952年全国等学校院系调整和教育改革打下了坚持的思想基础。
参考文献:
[1]彭华.马寅初全传[M].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8.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
[3]雷欣.北大演讲百年精华[M].北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2.
[4]徐斌,马大成.马寅初年谱长编[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
[5]谢莹.建国初期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学习运动始末[J].党的文献,1997,5.
[6]王学珍,王效挺,黄文一.北京大学纪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7]毛泽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3册[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
[8]为推动教师的思想改造,北京大学节约检查委员会宣传组所领导的剧艺组最近在校内上演了西蒙诺夫的四幕六场话剧“异邦暗影”[N].人民日报,1952-4-26(3).
 

杂志封面

学术不端

本刊推荐

精准式帮扶体系对学业预警机制实效性影

学业预警机制通过学生﹑家长和学校三方的共同努力,相互配合,督促学生,促进学生成绩的提高,从而使得学生...[详情]

纪录片解说词的情感把握与运用

记录片的解说之所以能够打动观众,主要在于纪录片解说员对解说词情感的把握和运用,本文将主要针对解说词的...[详情]

如何科学规范的管理高校语言实验室

随着信息化技术的高速发展,语言实验室也随之实现了由模拟技术、数字技术到目前网络数字技术的转换。高校外...[详情]

版权信息

主管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主办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出版 《传播力研究》编辑部

主编 李涛

主任 李航

编辑 赵彩云 杨奥赢

联系方式

地址 哈尔滨道里区地段街1号(150010)

电话 0451-58863788

手机 13704505745

邮箱 [email protected]

本刊声明

因近期不断有人冒用本刊名义,向学界和业界广泛征稿,并索取所谓版面费,对本刊造成损害。现本刊声明如下:

一、 本刊投稿信箱为:[email protected],任何别的信箱与本刊无关;

二、 本刊从未授权任何单位代为受理此事。因此,作者与外间各种所谓代理发表论文的机构签约以及由此产生的矛盾、纠纷,都与本刊无关。

另外,因本刊编辑部人力所限,对于稿件的处理方式也声明如下:

一、本刊对来稿一律不退,不发用稿通知。如所投稿件两个月内未被录用,作者可将稿件另投他处。有时因版面所限,编辑会在尊重原文的基础上,对录用稿件略作删改。如有异议,请在来稿中说明。

二、本刊坚决反对一稿多投。